秦钟
《红楼梦》中人物,表字鲸卿,秦邦业(原著作“秦业”,据脂砚斋批语其名谐音“情孽”)五十三岁时得的儿子。他生得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怯怯羞羞的有些女儿之态。秦钟出身小康之家,因为姐姐,进入高贵的贾家,他和贾宝玉意气相投。秦可卿去世后,他和宝玉同时送殡至水月庵,与尼姑智能儿几次幽会缠绵,又受了些风寒,回来时便咳嗽伤风,饮食懒进。智能儿随后私自逃入府中来找秦钟,不料被秦邦业知觉,把智能儿逐出,将秦钟打了一顿,自己气得老病复发,三五日便呜呼哀哉了。秦钟本性怯弱,且带病未痊,受了笞杖,今见老父气死,又添了许多病症,不几日也死了。

秦钟,《红楼梦》中人物,表字鲸卿,秦邦业(原著作秦业,据脂砚斋批语其名谐音情孽”)五十三岁时得的儿子。他生得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怯怯羞羞的有些女儿之态。秦钟出身小康之家,因为姐姐,进入高贵的贾家,他和贾宝玉意气相投。秦可卿去世后,他和宝玉同时送殡至水月庵,与尼姑智能儿几次幽会缠绵,又受了些风寒,回来时便咳嗽伤风,饮食懒进。智能儿随后私自逃入府中来找秦钟,不料被秦邦业知觉,把智能儿逐出,将秦钟打了一顿,自己气得老病复发,三五日便呜呼哀哉了。秦钟本性怯弱,且带病未痊,受了笞杖,今见老父气死,又添了许多病症,不几日也死了。

人物生平

智能儿,水月庵的小尼姑。净虚的徒弟,自幼在贾府走动,无人不识,也常和宝玉、秦钟玩笑。长大后渐知风情,看上秦钟人物风流,秦钟也爱她妍媚。两人情投意合,在馒头庵时幽会数次,秦钟返回家后,她从水月庵私逃出来找秦钟,不意被秦钟父亲秦邦业知觉,将她逐出,后不知去向。

秦钟从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出场到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风藻宫,秦鲸卿夭逝黄泉路》离开人世,断断续续出来了几次,看起来似乎不是个什么很重要的角色,但是他却在他有限的生命里写下了不朽的篇章。那就是因为他和智能儿的爱情。

可惜这是一份“错爱”错爱的前提是,就是说这份爱情要有一个悲剧的结尾。还要属于自由恋爱的那一种,当然也包括单恋。按照这个标准,智能儿与秦钟之间的爱情就应该算是错爱,所以就补上这一篇。只是曹公对他们的情感历程描述得太简单,似乎他俩只为劝世而存在。

秦钟在书中是作为宝玉儿时的书伴出现的,但曹雪芹并没有因此放弃“情钟”故事的叙述,事实是秦钟不仅因为性情温柔得到宝玉湘莲等人的友谊,而且因为生得妩媚风流,赢得了水月庵小尼智能儿的爱情。智能初次出场是周瑞家的送花给惜春,惜春正和智能儿玩笑说出家作尼姑的事,可见智能儿至少是一个不拘谨的小姑娘;秦钟求行好事时,智能儿说好歹等她出了牢坑再说,于此又可见智能并不是自愿出家的,她向往正常的少女情感生活,宝玉发现时,智能儿立刻跑开了,又是几多机灵智慧;秦钟病中,智能寻到秦家看望,不仅多情而且大胆。小说对两人情感的发生没有明言,但可以想象这两个多情而在贾府行为不受拘束的少年男女是怎样互相很自然地相识闹熟并发生炽烈的感情的。但这样的感情不会被统治者接受的,这本身就是一个悲剧。一个侍读,一个尼姑,世俗的眼光告诉我们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世俗是泯灭人性的!

秦钟在含恨离别了智能儿之后,伤风病了,本来他的身体是很弱的,所以就有些沉重。但是我想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智能听说之后偷偷跑出庙,来探望他,却被他的父亲发现了。这下事情就大了,他父亲赶走了智能,打了他一顿,后来自己却给气死了。这秦钟看见自己把父亲气死了,加上本身就有病,还被一顿痛打,自己心里那是百感交集,便也走上了黄泉之路。在黄泉路上,他还记挂着现在智能尚无下落,令人感动!

我曾设想智能儿和秦钟的另外一种结局,但我失败了。因为即使秦钟不死,以他的秉性我也不敢保证,他在面对强大的舆论攻势时会不会退缩,在面临众叛亲离时他是否能保证对智能儿不离不弃,看来他们的爱情注定是个悲剧。

智能儿不可能再回水月庵,我曾猜测好朋友惜春会收留她,但是看到惜春在抄捡大观园时对入画的表现,又否定了这个猜测。但我断定她们以后还会在一起,因为惜春曾对智能儿说过:“明儿也剃了头同她作姑子去”。智能儿还会重入空门的,因为没有了秦钟的佛门就不再是“牢坑”,这时的智能儿犹如那块幻变成美玉的顽石,在“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之后,带着无限的眷恋与惆怅,重新回到“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一样。贾家败落之后,智能儿找到了惜春,把她带到了自己寺院里,从此二人在这里孤独一身、终老一生。

智能儿不知去向,秦钟命归黄泉。但他们都不枉来世上一趟,因为他们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回,因为他们有过义无反顾、忘乎所以的挚爱追求,因为他们有过跌荡起伏、狂乱不羁的情感投入。也让我们有机会感受平凡人物的爱恨悲欢,以至于让我们忽略了他们因为滥用激情、透支身体、蔑视礼俗而付出的高昂代价,和最终的悲惨结局。

秦钟和贾宝玉

秦钟是宝玉第一位同性伴侣。第九回说:“二人同来同往,同起同坐,愈加亲密”,一个“腼腆温柔,未语先红”,一个“性情体贴,话语缠绵”,又因香怜、玉爱的加入,导致顽童争风吃醋大闹书房,事后金荣曾说:“他(指秦钟)素日又和宝玉鬼鬼祟祟的,只当人家都是瞎子,看不见。不单是一句气话而已,因为第十五回故意安排宝玉撞破秦钟和水月庵小尼智能儿的好事,两人有段暖昧对话:秦钟笑道:好人,你只别嚷的众人知道,你要怎样我都依你。宝玉笑道: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儿睡下,咱们再细细的算账。’”曹雪芹还故弄玄虚地表示:却不知宝玉与秦钟如何算账,因未见真切,此系疑案,不敢创纂。”显然有意告诉读者宝玉、秦钟之间确有同性恋的关系。第十六回秦钟生病,宝玉心中怅怅不乐。虽有元春晋封之事,也那解得他的愁闷?秦钟死后,宝玉痛哭不止,……日日感悼,思念不已。若非二人关系特殊,宝玉亦不会事隔一年还老惦着秦钟的坟上。惜秦钟的故事和秦可卿一样,许多细节已不可知。不过,第八十一回特别写到宝玉多年之后重回学堂,想起秦钟来,如今没有一个做得伴,说句知心话儿的,心上凄然不乐,倒是续书者细心之处。

人物评价

贾宝玉梦游仙境时,秦可卿贾宝玉梦中的性启蒙老师,而秦可卿的弟弟——秦鲸卿,即秦钟则是贾宝玉同性恋的导航员,秦鲸卿谐音“情经情”,是“情经情”在贾宝玉的未来生活中最终播下了一粒“情种”(秦钟),这粒情种在荣国府这个“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必然会大长特长,荣国府是其“繁荣”的“福地”。所以,曹雪芹才给秦可卿写下这样的判词:“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首次出现在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